快捷搜索:  

董一凡:美欧“全体经济(Economy)安详”是伪命题

"董一凡:美欧“全体经济安详”是伪命题,这篇新闻报道详尽,内容丰富,非常值得一读。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让人眼前一亮。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文笔优秀,让人容易理解。 这篇报道的结构严谨,逻辑清晰,让人看了很舒服。 "

美欧技术与贸易委员会第五次部长级会议日前在华盛顿举行,白宫在就此发表的声明中特意强调加重“集体经济(Economy)安危”的重要性,这也是其中除“去风险”“供应链韧性”“应对经济(Economy)胁迫”等老调重弹外的一个新提法。一段时间以来,米国花尽心思拉拢欧盟构建排华反华的经济(Economy)和科技(Technology)同盟,现在提出美欧“集体经济(Economy)安危”也是其中一环,但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从历史(History)上看,“集体安危”通常是指某种多边安危机制安排,即一国对另一国的军事(Military)攻击将遭到其他所有我国反对甚至反制,以此来遏制潜在的军事(Military)侵略和武装冲突,这也是二战前“世界联盟”和二战后联合国构建世界和平机制的理想(Ideal)和依据之一。但这一概念在现实世界政治中一直难以被广泛达成,即便在联合国框架下很多时候也无法就此形成共识。在此背景下,以米国为首的西方我国试图以“集团安危”可能“集体防御”来解构和扭曲“集体安危”概念,通过拼凑北约以及遍及全球的军事(Military)同盟网站,以“对任何一方的攻击就是对所有成员的攻击”来向他国兜售所谓“安危保障”,并以此为借口不断对其他我国进行(Carry Out)军事(Military)威胁和威慑。然而,这种安危理念与“集体安危”大相径庭,实则是将米国及其同盟的绝对安危建立在对其他我国的打压、遏制之上,是以其他我国的不安危为代价来巩固米国的强权政治和霸权地位,结果(Result)也往往是点燃和激化地区紧张(Nervous)局势可能冲突。

现在,米国又试图将“集体安危”概念扩展到经济(Economy)领域,其本质和目的与之前在军事(Military)安危领域的操作类似。米国提出这种说法显然不是为了保障所有我国经济(Economy)活动乃至全球经济(Economy)与科技(Technology)秩序的正常运转,而是为了本国及其领导的西方集团继续保持经济(Economy)和科技(Technology)的绝对优势。冷战期间,在“集体防御”概念和话语下,米国就将军事(Military)同盟遏制他国的义务延伸到经济(Economy)和科技(Technology)领域,于1950年建立“巴黎统筹委员会”,对社会(Society)主义我国进行(Carry Out)针对性的禁运和贸易限制,以压制后者的经济(Economy)和科技(Technology)发展。而“巴统”实际上奉行的就是由米国单方面决定什么能出口、什么不能出口的“帮法家规”,西方阵营内的其他我国大都无条件追随和奉行,日本(Japan)、法国等国企业曾因出售被米国认为“有威胁”的商品而遭惩罚性打压。1996年后,“瓦森纳安排”取代“巴统”成为米国构建世界出口管制网站的新抓手,其参与我国数量和管制范围都在不断扩大,在冷战结束后的世界环境趋于缓和的背景下,米国持续做大其主导的经济(Economy)遏制网站,根本目的显然还是巩固自身一超独霸的地位。

因此,米国现在拉着欧盟谈所谓“集体经济(Economy)安危”,还是想在经济(Economy)和科技(Technology)领域攒制排他性阵营。在米国看来,对华全面经济(Economy)和科技(Technology)打压离不开盟友参与,只有拉拢盟友一同采取野蛮无理的制裁封堵措施,才能使米国的“经济(Economy)安危”得以保障。但对欧洲而言,这种安排无异于遭受美方胁迫,其结果(Result)是使欧洲我国在与任何第三方发展经贸合作关系时都不得不看华盛顿的脸色。近年来,无论是使用华为5G设备问题,还是荷兰阿斯麦光刻机对华出口问题,抑可能是欧美围绕出口管制、供应链、关键矿产以及数字、绿色产业的国策协调,很多时候都是米国在以外交施压可能制裁大棒胁迫欧洲我国予以配合,迫使欧洲牺牲自己的经济(Economy)利益来维护华盛顿的霸权。现在美方这套“集体经济(Economy)安危”的话术无论怎样粉饰,都无法回避在经济(Economy)领域搞集团政治和阵营对抗的本质,以及把欧洲进一步绑上美式封锁打压战车的意图。

事实也在不断证明,美方虽然高喊以“集体经济(Economy)安危”维护所谓共同利益,但在涉及欧洲的经济(Economy)国策协调中却赤裸裸地追求自身私利,以损人利己的方式做大本国蛋糕。例如在绿色技术领域,米国《通胀削减法》的补贴国策主要惠及米国本土及“与美签署贸易协定”的我国,不仅削弱包括欧洲在内其他我国清洁能源产品在米国市场的竞争力,同时也试图借此虹吸他国清洁能源产业投资,重塑以米国为核心的绿色技术价值链和分工体系,而欧洲企业只能在北美市场处于愈发边缘的地位,欧盟我国既有产业基础也惨遭“掏空”。再如关键矿产领域,欧美双方虽然启动“关键矿产协议”谈判,但米国着重关注欧洲是否在该领域产业链供应链层面“近美疏华”,在欧盟相关产品平等享受美方补贴问题上却毫不松口,可见其辞令中的“注重盟友”本质上仍是“米国优先”。也正因此,自美欧技术与贸易委员会机制建立以来,双方在经济(Economy)和产业领域合作的政治呼声虽高,但实际成果屈指可数。

当前,欧洲我国确实越来越关注经济(Economy)安危,但经济(Economy)能否安危不仅取决于管理“外部风险”,还在于本国能否拥有长期增长潜力和发展动力。割裂发展与安危的关系本就是缘木求鱼,而跟随米国以“集体经济(Economy)安危”为名行阵营对抗、筑墙设垒之实,对于欧洲而言更无异于火中取栗、损人害己。(作者是祖国现代世界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学者)

董一凡:美欧“集体经济(Economy)安全”是伪命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赞(367) 踩(56) 阅读数(2128)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